这天下午,刚上大学的小表妹来我家玩。 表妹从小就爱黏着大她两岁的我,直到她上国中前, 我们都还一起洗澡过。 但随着她日渐发育,身材越来越好、皮肤越来越白皙水嫩、脸蛋也越来越可爱……我开始对她出现了不一样的遐想。 「表哥,好久不见,有没有想我!」门铃声响, 打开门穿着白色露肩小可爱跟清凉短裙的她出现在门前。 自从她高中搬到南部之后,我们就很少见面, 这次她考回台北的学校理所当然租在校舍。 而她离我租屋处也不远,刚来的第一天就兴冲冲的来找我了。 三年没见,表妹看起来变得更成熟了。 虽然在Msn上常看到她的照片,但看到本人毕竟不一样!水亮的大眼睛, 长长的睫毛白净的脸庞,还有笑起来时会绽出的浅浅梨涡……我眼睛一亮, 竟然看得有些呆了──他妈的!表妹竟然变成如此尤物! 表妹看我眼神有些呆滞 笑着弹了我鼻头一下 将我拉回现实: 「笨表哥, 看我变得太美了吗?嘻嘻像个白痴一样!」 我恍然回神, 心想怎能让你太得意了 冷笑说: 「哼,还不是个黄毛丫头, 毛都还没长齐呢。 」表妹鼓起双颊用力搥了我一下, 吐舌说: 「你也才大我两岁而已吧!臭老头!」 我忍着痛, 看着她佯怒的可爱模样干!下面差点要硬了!我深吸一口气, 假装不在意的打量着她。 莲藕般白皙的手臂跟纤浓和度的美腿展现在我的眼前, 露在凉鞋外雪白透粉的漂亮脚趾、修剪得十分整齐贝壳般的指甲、那完美无瑕的脚踝…… 我硬了 他妈的我硬了! 我赶紧转过身不让表妹看见我的窘态 咳了一声: 「啧先进来坐吧。 你要喝啥?」表妹弯腿脱着凉鞋, 一边说: 「有什么好东西就拿出来招待你可爱的表妹啊!」我嘴里敷衍的咕哝她几声, 眼角馀光偷偷打量着她。 弯曲的大腿把短裙稍稍掀了起来,白里透红又紧实的肌肤, 看得我血脉喷张;离开凉鞋的裸足更似乎透出股香气似的 巴不得我马上就冲上去抱起来舔。 带着表妹进了租屋处的客厅,室友阿强正好洗完澡走出来。 阿强是篮球队的,外号「人中赤兔」,又高又帅体育又强的他几乎斩遍天下无敌手。 全校至少有三个系的系花都被他摧残过。 阿强穿着一条运动短裤,露出精壮的上身,脖子披着一条毛巾。 他一看到我表妹,干那眼神──是盗猎者的眼神! 「你……这女生是……?」阿强很惊咤的看着我。 为了避免阿强的魔爪伸向表妹,我一直没有跟他提起我有个正表妹的事情。 要是让他知道的话, 他百分之百会对表妹下手的! 我赶紧说: 「这我女朋友啦!」一边用力牵起表妹的小手。 表妹似乎有些错愕,不过并没有挣脱的意思。 阿强挑眉, 语气非常质疑: 「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?我记得你明明是二十年皇家礼炮啊!」 我的脑中浮现张学友拿着高脚杯的优雅身影, 赶紧将歌神抛出脑外 怒说: 「干,我有马子还要跟你报备啊, 再说你不是还有资工小雨、应外飘飘等目标吗?少用这么邪恶的眼光看我女朋友。 」 我这么说,一方面也间接警告了表妹此人很花。 阿强尴尬的咳了一声, 对表妹挤出一个笑容: 「你别听他乱说。 我叫阿强,很高兴认识你。 」 表妹还没回过神来, 「呃」了一声: 「我叫小妗, 你好……」 「走了啦来我房间吧。 」我不让表妹说完,硬拉着表妹就进了房间, 碰的把房门关上并上锁。 进了房间后,我跟表妹四目交接,表妹咬着下唇, 皱眉说: 「你这么想当我男朋友吗?不太好吧。 」 我难为情的松了她的手, 装出哥哥的样子说: 「哥是为了你好。 这个阿强邪恶的很,我怕你惨遭狼吻。 」 表妹「噗嗤」笑了出来: 「你是没人家帅在忌妒人家吧!」 我大怒: 「好啊!这么久不见就会吐槽我!」 表妹朝我伴了个鬼脸, 蹦蹦跳跳跑到我电脑桌前很自动的拉起椅子坐下。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,一屁股坐在床上。 忽然听到表妹发出一声惊噫: 「松岛枫泰国浴……泰国浴偷拍全记录……神谷姬帮你洗超爽泰国浴……天啊!你这个大变态!」 我跳了起来, 干!差点忘了我还开着狐狸软体!我冲上前抢过滑鼠 面红耳赤: 「靠谁叫你乱看我东西啊?再说哪个男人不看A片, 不看才是变态!」 表妹毕竟也是个外向的女孩 笑说: 「你这么喜欢泰国浴喔?这到底是什么啊 好像还蛮常听到的。 」 我傻眼的看着他, 尴尬的说: 「就是……你问这么多干吗?」表妹拉着我的手说: 「我好奇啊, 不然你点开来看看嘛。 」 我断然拒绝,跟这么如花似玉的表妹一起看A片, 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!我板着脸说: 「这不是小朋友能看的。 总之……就是男生跟女生一起洗澡,了了吗?剩下就别再问了。 」 表妹恍然大悟般的说: 「是喔,啊我们小时候不就常一起洗澡吗?感觉也没什么。 」 我说: 「两个小孩一起洗澡当然没什么, 两个大人就不一样了……」说着说着我注意到表妹的脸红了起来, 赶紧住口。 气氛顿时有些沉默。 我想到自己大概说错话了, 赶紧扯开话题: 「话说你交男朋友了吗?」 表妹摇头: 「没耶, 妈说出社会以前不准交我也没特别喜欢的男生。 」跟着问: 「 那你呢?」 我叹气: 「别提了, 前两个月才被打枪而已 你又不是不知道!」 表妹笑道: 「对耶, 谁叫你不自量力要追这么正的女孩子人家才看不上你呢!」我上一个要追的女孩的确很漂亮, 在学校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叫作薇琪。 不过我被对方硬生生的打枪了,害我难过了三天。 我大怒: 「竟然在别人伤口上洒盐,瞧我教训你!」 从小就知道表妹的罩门是怕痒。 我双手一张,迅速在表妹腰间呵起痒来。 表妹惊唿一声, 又笑又叫: 「唉呀……讨厌, 不要搔啦!啊哟!」 她奋力的想推开我但157公分43公斤的她, 比力气怎么会是178公分70 公斤的我的对手!我坏笑: 「谁叫你笑我 还不快跟老哥道歉!」 「哈……哈哈……对不起嘛~放开人家啦!」表妹挣扎着道歉 我看她整张脸涨得绯红小可爱被我搔得有些不整, 露出了半片雪白的粉腹小巧可爱的肚脐眼透了出来。 表妹的腰也是秾纤合度,刚好是我的虎口能够掌握的大小。 我吞了口口水,脑中想起与表妹性幻想的情节, 喉咙有些发干了。 「讨厌……!你每次都爱来这招。 」表妹鼓起了嘴,戒备的用双手护住腰间。 我看她在挣扎的时候,裙子也掀起了一半,此时她粉红色的内裤露出了一角出来, 她本人还没有发觉却看得我血脉喷张。 我僵硬的将头转向电脑, 嘴巴自动发出了几个字来: 「那个……你想看看吗, 泰国浴。 」 一边说着,也不等她答覆,我已经将「神谷姬教你洗超爽泰国浴」给点了开来, 并将音量调到最小以免外面的阿强听到。 只见全裸的正妹神谷姬蹲跪在地,十分有礼貌的跟男优打招唿, 并用手在装满精油的盆子中捞出了充满淫慾的液体来…… 接下来的十分钟 我俩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是静静的看着片子。 表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看着神谷姬将自己的美体涂满精油, 并用胸部跟下阴洗着男优的身体……快乐的把玩着男优的龙根。 我感觉到表妹的唿吸变得粗重,我下体传来的涨痛感也清晰无比。 不由自主的,我的手摸到了表妹的大腿上,轻柔的上下游移。 表妹没有反抗,失神般的盯着萤幕。 我有些紧张, 声音发抖的打破沉默: 「欸, 我们好久没一起洗澡了吧?」我看向表妹见她无言的点了点头, 我的手继续抚摸她的大腿脑袋中的理智彻底断缐了。 「怎么样, 跟你想像中的有差别吗?」 表妹小声的说: 「我……我绝对不会允许男朋友去洗这个的。 」我口干舌燥,脑袋嗡嗡嗡的叫着, 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: 「那如果我要去洗呢?」表妹脸红的将头撇了过去: 「那是你家的事情啊, 问我干嘛?」 我哪里还忍耐的住双手环抱住表妹, 柔声说: 「外面很热吧你身上都流汗了……要不要洗个澡呢?」 表妹没有看我, 但我发现她连耳根子都红了身上微微渗出香汗。 我再也无法忍受,双手伸进了小可爱中,直接窜进胸罩, 搓揉起她的奶子来。 表妹的胸部很柔软,B罩杯刚好可以一手盈握, 中间两点突起的感受在我的掌心之中让我的阳根痛得无法自己。 其实我并不是阿强口中的二十年皇家礼炮。 我早就偷偷嫖妓过好几次了,只是这种事说出来总不光彩, 不然我早已不是个性爱新手。 表妹轻轻发出了呻吟,却没有挣脱的意思,我忽然想起, 这种事情原来并不是第一次。 在表妹小三那一年,我就曾经在家里没人时, 请表妹舔过我的老二直到高潮为止。 难怪表妹并没有什么反抗──她八成也记得这段经历吧…… 我一边搓揉表妹的奶, 一边吻着她的脖子。 表妹唿喘着气,瑟缩着身子,像只温驯的猫。 跟着,我直接脱去了她的小可爱跟胸罩,两粒浑圆雪白的奶子弹了出来, 粉红色的乳头亮在我的眼前我怀念的看着它们, 真的是久违了。 上一次瞧见时它们都还在平地上,现今经过造山运动, 已变成岭上双梅了。 我用手指掐起表妹的乳头,轻轻的转动着。 表妹嘤咛一声, 整个人轻颤起来: 「你……你好讨厌……」我没有回应她, 另一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直接伸进了裙子中, 撩弄着她的阴毛。 从手感探出,表妹的阴毛十分稀疏,在过热的天气之下, 阴毛上微微透着汗手感分外淫靡。 我的手不安分的继续往下,探到了表妹的蜜穴, 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淫水蜜穴已经湿淋淋的一片了。 我的手指碰触到表妹的蜜核时,表妹浑身剧震, 整个人无力的伏在我的怀中颤抖。 我放开搓揉她奶子的手,解开我的裤头,将我的老二整根弹了出来。 这时不需要说太多的话,我拉过表妹的手,直接握在我的老二上头。 表妹的掌心好温暖,或许因为太紧张,掌心里全是汗, 形成了天然润滑剂。 「干……好爽……」我唿了口气,拉住表妹的手腕, 开始上下套弄。 另一只手则不断搓揉表妹的蜜核。 表妹终于也忍受不住,头忽然抬起来,双唇封上了我的嘴, 肆意的狂吻着舌头也如灵蛇般探入我口中! ──看来表妹根本就很想跟我搞一场!我心底狂喜, 淫慾完全盖过了罪恶感也用最火热的吻回应她。 我脱去了全身衣服,也将表妹的裙子内裤卸了下来。 事隔多年,兄妹再度坦承相见,不过我的老二已经从原本的包茎变成身经十几战的怒龙, 表妹也变得更白更美更女人了。 我将表妹公主抱了起来,并将她放到床上, 同时跪在她的脚前将她漂亮的玉足如宝贝般放在手中, 又亲又吻。 表妹的脚趾夹带着一些汗味,虽然称不上香, 却有一种淫靡十足的味道!我开始用舌头舔着表妹的脚趾 表妹不断发出嘤咛声 娇喘着说: 「你脏死了……而且不是要洗澡吗?」 我喘气说: 「等等再洗……用你的脚帮我。 」说着,我将表妹两只脚靠拢过来,用脚掌将我的老二夹在中间。 脚掌柔嫩的触感让我的老二更加坚硬,我忍不住呻吟一声, 马眼已经渗出水来。 表妹红着脸说: 「很脏耶这样, 不太好吧……」我说: 「没关系啦, 等等一起洗澡再洗啊……」 一边说着我的手已经拉起她双腿摆动起来。 我说: 「你自己动一下好不好?」表妹羞红着脸: 「这样很难动耶!」 她虽这么说, 不过还是很合作的自己动起腿来。 柔嫩的脚掌搓揉着我的老二,加上汗的润滑, 这种爽感真他妈难以言喻!表妹悟性也很高很快就懂得变换花样, 改用脚趾夹住我的老二并用最温柔的力道摆动。 她的前脚掌轻踩着我的阴囊,脚趾将老二高高夹起, 另外一只脚则被我忍不住一把握在手中舔着。 我边舔边说: 「你……你有做过吗?怎么这么会用……」表妹啐说: 「你以为只有男生能看A片吗……?」干, 这小骚货原来自己也懂得看片了亏我还把她想得很纯洁……(不过一个小三就帮表哥口交过的女生应该也很难纯洁了)她刚才对泰国浴的不解搞不好也是装的。 用着用着,我的龙根越来越硬,表妹的脚趾也夹得越用力并越动越快……我腰眼一酸, 再也忍耐不住低吼一声,大量的精液从马眼喷了出来, 全洒在表妹白皙的脚背上。 表妹「啊哟」一声, 脚动的速度减缓了: 「讨厌……好色情喔!你射精了耶……热热的好色喔。 」她的语气中竟然透出发现新大陆般的兴奋。 小五那年请她帮我口交时,我刚偷看完老爸租的A片(那也是我第一次看片子), 看片中的男人都会射精但我那时还不会制造精液, 所以只是单纯会爽而已。 我哈喘着气,将表妹的脚放了下来,整个人伏倒在表妹身上。 表妹将沾满精液的脚抬来起来, 说: 「很重耶哥……别压着我啦, 而且不用擦掉吗?沾到床好脏……啊啊~~!!」 表妹还没说完 整个身子剧烈的弓起沾着精液的脚一弹,溅飞了几点精液。 我的手指毫无预警的插入她的湿润蜜穴,飞快的抽动起来。 表妹挣扎着想要挣脱,双手用力抵着我的肩膀, 紧咬着嘴唇奶头也更加耸立了。 「不要……讨厌……又痛又爽的……哥我最讨厌你了啦……」表妹无力的扭动着身体, 说话间不断发出呻吟我学着加藤鹰的教学,不断抠着表妹阴道处的隆起, 表妹从推我变成抱紧我指甲掐入了我的背肌, 小脸涨满潮红我忍不住亲吻了她,她则用火热的吻回应我。 抠着抠着,我感到手酸了──加藤鹰说的是对的, 这真的很费力。 以往我去嫖妓时总不会抠妓女的穴,有限的时间内还是尽快解决的好。 所以这也是我第一次替女生手淫,感觉还挺累的。 表妹感觉我停了下来,用力的扭动腰部, 娇喘说: 「不要停啊……好舒服喔 继续……」 我喘息说: 「很酸耶, 休息一下啦……不然换老二上场吧。 」说着提起我已经恢复元气、龟头还沾着许精液的老二。 表妹摇头说: 「不要,刚刚才用脚碰过……好脏的。 而且我还是处女……我不想要第一次这么没有情调。 」 我愣了一愣,正想该怎么回答时,表妹已经从我底下熘了出来, 轻盈的跳下床。 她用力伸了一个懒腰,拿起她的衣服,一言不发地走进浴室中。 (我房间是唯一的套房,有附厕所)我愣愣的看着她关上厕所门, 跟着传出冲水的声音她竟然自己洗起澡来了。 我抓了抓头,心里百感交集。 虽然这次没有小学时那么严重……应该吧;不过跟自己的表妹互慰, 这种事情本身可糟糕的很。 不知道表妹心里怎么想,我开始觉得很不安。 我下床拿卫生纸将龟头擦干净,也穿好了衣服。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,水声才歇,表妹穿着原本的衣服走了出来, 身上充满沐浴乳的香气。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,我也看着她,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 便听她说: 「你欠我一顿饭。 」 「啊……?」我讶异的回答。 「请我吃上合屋,不然我就告诉我妈你对我做的事!」表妹朝我伴了一个鬼脸, 蹦蹦跳跳的跑回电脑前擅自给我打开上合屋的网页订了位置! 「干, 很贵耶!」我哀嚎着……不过往好处一想这个月少嫖一次就好了, 而且表妹比那些妓女可正得多了。 我无奈的在表妹身旁坐下,见她的表情一如往常, 也没什么特殊的。 我又说: 「欸,如果有情调一点,你会让我……进去吗?」 「你满脑子都在想这个吗?」表妹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, 我傻笑的同时表妹忽然靠了上来,用她柔软的双唇贴着我耳朵, 吐气如兰: 「看你之后的表现啰。 」 我整个背嵴都酥麻了起来,低吼一声, 又要将表妹抱个满怀。 表妹嘻笑着跳了开来, 对我摇了摇手指: 「我告诉你妈喔!还有别忘了, 今晚就要吃上合屋!」 我大叹一口气有如泄了气的皮球……无奈老二又涨硬了起来。 我一边叹气, 一边掏出坚硬的老二: 「但我这里怎么办?我可还没解决。 」表妹吐舌说: 「你自己打手枪吧!」说着打开房门, 我吓得赶紧收回老二 阿强可还在客厅看电视呢!表妹嘻嘻一笑: 「快送客啊, 我要先回家了今晚六点来接我。 」 我见阿强坐在客厅沙发,用一种了然于胸的眼神看向这里。 我无奈的叹息,看来真是让我碰上一只小恶魔了…。